深度:工业设计师说,城市设计能消除雾霾?

2017-05-03

◆ 为什么洛杉矶没有雾霾?

◆ 冼燃认为因为洛杉矶城市的结构是七个中心,摊大饼似的散开。而不是只有一个中心、然后围着中心一环又一环。

◆ 国人轻设计、对山寨纵容的态度,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将影响未来整体的经济走向……

◆ 这是一位广东省政协委员、工业设计师的看法。你同意吗?

这是一位曾八次参加即席发言的政协委员

有四次成功抢到发言机会

在今年的抢麦大会会场

他虽然没有争取到大会发言

却用这种方式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冼燃在今年的即席发言现场

120日广东省政协闭幕大会当天

686新闻工厂记者唐琳和央珍采访了冼燃


记者会场门口采访冼燃

冼燃 何许人也? 


冼燃

中国工业设计产业第一人

    投资组建了中国最大的设计产业集群。二十多年前,当大家对工业设计还没有什么概念的时候,刚毕业的冼燃就加入深圳康佳电子集团,担任设计人员。1997年,冼燃创建了广州毅昌有限公司,20106月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成为中国工业设计第一股。

      我们的采访从时下大家最关心的空气和雾霾开始说起。为什么和一位工业设计领域的政协委员谈这个话题?如果在此之前你认为环境治理和设计无关,那你就错了……

城市规划和雾霾

冼燃:联合国的环境署有一个讲法,在一个区域的绿化率能达到60%,就可以消灭雾霾和热岛效应。

记者:那现在我们的绿化率是多少呢?

冼燃:国家住建部规定是30%。在我们国家还有一特点,北方到了秋天和冬天,叶子全部掉光了,这个绿化率就接近于零了。那么在这个情况下,雾霾是必然的,没有雾霾反而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我国北方的冬天(图源:网络)

记者:那么我国北方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如果按这个绿化率来说的话,冬天没有办法还覆盖绿色的植物。

冼燃:其实从环境的角度来说,为什么 洛杉矶,它的人口也是上千万,为什么它就没有雾霾?

因为整个洛杉矶的规划是7个中心,然后该有城市互联的时候,它就用高速公路把这7个区域完整的拼起来。不像中国,一个大城市只有一个中心,资源都集中在中心区域。




卫星看中美城市创新的发展对比

洗燃:所涉及的这些城市的规划,一开始就搞错了,后面就一错再错。你就没办法去克服掉你的整个问题。

用设计推动转型升级

记者:现在已经形成了,规划已经是这样了,有什么办法去改善它呢?

冼燃:人类的发展,不是用三五十年就定下来的。

我们通过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确实解决了我们的温饱问题,让很多人过上了比较好的生活。但是我们不要因为这一件事的成功,把我们在城市设计、规划、产品,包括文化方面的一些缺陷,带给我们的下一代。

      

我们现在明明都知道了,我们的道路设计是非常的落后的。我们明明知道我们这一代人制造了大量的雾霾和污染,为什么不能集中地去,从现在开始,通过大量的设计人员,推动国家下一轮的转型与升级?

环保设计怎样走进普通人的生活?

记者:现在有一些工业设计强国,比如说德国,他们设计的一些房屋建筑、能够利用自然资源形成生态系统,既节能又环保。       

但是我们在看这些作品的时候,离我们普通中国民众的生活好像很遥远,这是为什么呢?是什么造成了我们内心的这种距离?

冼燃:其实最大问题就是我们只注重科技创新,没有重视设计创新。


德国节能建筑(图源:网络)

洗燃500多年前,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诞生出了第一代的文艺复兴的苗子。通过它,不仅改变了意大利,改变了欧洲,也改变了世界的经济格局。

      

大家看到的只是音乐,只是艺术、雕塑、建筑、文化方面的变化。其实它的这种改变是使整个欧洲大地,文艺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大家都注重于设计,都注重于人人搞创新。所形成的这种强大的文化背景,带动了整个欧洲在经济方面的腾飞。

       

我们前期由于只注重于科技创新的这一个创新的核心体,把别的创新体,例如说文化的创新、艺术的创新、设计的创新全部忽略掉。


记者在冼燃的文创园采访

设计,改变企业和城市的命运

冼燃:一个好的设计,往往能够改变一个企业的命运。

        

现在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不是科技型公司,而是一家著名的科技与设计相结合的公司,叫做苹果。

       

乔布斯是一位世界级的工业设计大师,他所带领的13人的工业设计团队,深刻地改变了苹果的命运,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全球经济在工业领域的持续高速的发展。全球的创新因为苹果的存在,而充满了持续地创新的这种灵动感觉。也是因为苹果的这种示范作用,使全球的创新推陈出新,持续向上。


冼燃:工业设计与环境艺术、建筑各方面的结合,带来了西方人,带来了美国、带来了日本,整体经济的强大。

他们用非常少的人数,生产的产品单价,比我们高出好多倍。这种好多倍对于中国经济的启迪是充分的。

我们总是用一种粗放的,比如说意大利的时装,一件衣服卖1万块钱,但是在我们的温州往往认为我们一天就可以仿出来,我们100块钱就能卖出去,好像以此为荣。


冼燃:我前期接触了一个案例。我们想造顶级游轮,竟然造不出来。

冼燃:一条游轮值多少?100亿人民币。其中做这个船壳,12万吨的船壳,花7个亿左右就可以做出来了。但是除了这个船壳外,还有93个亿做什么?请了意大利的设计大师来去做。而这位设计大师,指定意大利或者周边欧洲的供应商,为他们提供整体的设计。他们可以做出这样的一个产品,而中国人无法做到。

真正的强大来自于哪里?就是来自于对于整体的设计,不仅是轮船上的这个灯,这个桌子,还来自于他在室内的舱室设计、环境设计、餐饮等等。


冼燃它是一种复合式创新。而我正在参与打造的中国设计瑰谷要干的事情,就是要集成所有的中国的设计力量,把中国设计人才笼到一起,把中国的科技人才笼到一起,共同形成中国未来强大的综合集成竞争力。



(图源:中国设计瑰谷)

 

冼燃:这个力量凝聚在一起之后,我觉得这个就可以在未来实现我们想要的,我们可能站在一个城市的高度来做这个事情。

比如说国家的整体的道路设计。新的电动车发展起来后,其实连道路都提前铺好。

整个道路的设计,道路就是充电桩,你开的时候已经在充电了,这就是全域未来信息化平台的搭建,包括全域的WIFI,你在哪里都不用说担心。5G的流量在高速的时候形成非常快速的信息化的沟通。

我们要把这种信息高速公路,电站,不要把它变成一个点,而是变成整个国家的规划,全网全路来设计。



冼燃:比如说到广州,过去也是像中国大城市的传统的做法,中间做一个珠江新城,一堆高层的建筑,然后越往外面越落后。真正的好城市,在一个城市里面设5到10个分中心,就是大家在哪里都可以以最短的距离满足工作、生活交流等各方面,这就是说一个城市一开始就要定位准。包括我们的智能管网等等,整个体系要设计出来,包括我们的环境。

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是招标,这个地块是你的,然后就这一栋楼就是你的,你再自己配置这些东西。我们12年前开始搞珠江新城,已经很现代了,结果从建好那一天开始就塞车,这就说明我们的这个体系下,缺乏总体设计。




珠江新城(图源:网络)

给工业设计一个杠杆

它能支撑起全新的中国制造

       多年的行业历练,让冼燃对于工业设计如何为中国制造带来高附加值和溢价有着深刻的认识。冼燃相信,在中国制造业产业转型和升级的进程中,与被过分强调的科技创新相比,工业设计创新为市场带来的惊喜度被大大低估了。



记者在冼燃的文创园采访

记者:有没有统计中国工业设计师或者是从事这一行业的人才有多少?

冼燃:一年新增加的工业设计师大概是两万多名,但是干回本行不超过1%,大量转行到了建筑、装修、室内设计、装璜类。因为那边相对工资和回报会好一些。

实际上中国整个社会和政府,长期对设计的认识高度不够,所以,整个社会中对设计方面,包括给他们的回报性,相对来说只是够填饱肚子。真正形成像国外一样做一个游艇一百个亿,通过设计文创推动的寥寥无几。

真正的好项目和好产品,我们大量的利润被海外赚取了,我们长期以为占到了便宜,其实是捡小便宜吃大亏,我们捡了芝麻,丢掉了真正的西瓜。

 

记者:我们花几万块买一个国外的一线品牌,设计的附加值那么高,有人都愿意花这个钱。但是当购买国产品牌的时候,如果它的价格达到国际一线品牌十分之一,内心都会觉得贵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冼燃:那是因为我们在美学方面没有经过系统性学习。举个例子,在中国,小学生一周只接收90分钟的艺术教育,中学大概是45分钟,大学就没有了。我全部把艺术设计的时间全部加起来,也就是说一个成年人在中国,他接受的艺术教育时间只有52.5天。

我们每个人长了一双明亮的双眼,以为自己拥有审美观,由于我们的培训时间太短,我们懂得花一万元买了一个LV包包,但是不代表你真正懂得LV包包的审美。我们要让所有中国人想办法尊重我们设计师,要让设计、创意和对艺术的尊重摆到国人最前面。

 

山寨泛滥最终害的是自己

记者:目前的现状、不尊重设计的知识产权,是否不仅仅是购买产品的消费者,还包括设计者本身?比如现在市场上有很多设计师或者是品牌的运营方,会在品牌命名上,模仿一个国外的牌子,或者直接跑到国外注册公司和品牌,让消费者购买的时候产生误解,似乎这样价格才能提升上去。

冼燃:按照社会的进步来说,我们要尊重别人的版权。在美国最强大的80%的产业,GDP贡献是第三产业提供的。在美国知识产权中,也有80%是由版权来提供的。

版权是什么意思?中国关注的是发明,使用新型发明和专利,专利在美国只占15%,还有一部分是商标,这些构成了三大核心体系,版权、专利、商标。

所以我们国家只针对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所带来的是发明,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我们所带来的知识结构是缺失,懂了一点又不懂一点,没有真正研究透方式方法。

比如说我们对文艺复兴,只是觉得它是一个漂亮的东西。只是美了,美了之后能产生什么呢?其实从米兰时装周我们可以看到,别人美丽是一个时尚产业。是一个真正的大产业。奢侈品产业,支撑了整个西方经济体。包括你做邮轮、100亿做一个油轮,卖一个邮轮就是来自系统性的设计。

中国做的产品为什么粗糙?我们整个体系不支撑以设计为驱动的产业模式。

所以国家必须要从尊重高科技转变成为尊重高附加值,从注重于创新推演为设计创新、企业家创新、文化创新为主导的新型的业态和创新模式。要以推动三产作为未来广东转型升级的主要动力。

我们究竟有没有真正的设计人才?

记者:我们现在市场上,山寨泛滥,一个小的生活用品也好,还是一个城镇也好。比如说我们搞一个小镇,有钱的地方就跑到国外去,按照国外的某一个欧洲的小镇,原样拷贝一个,我们究竟有没有创新型的设计人才?为什么会造成我们这样大量去山寨和复制呢?


广东惠州某地产项目,游客入内还需20元门票

冼燃:你想一想,如果你山寨了国外的。那么基本上就免掉了一个设计师基本的工资收入。

其实中国人不欠缺设计,我们具备和国外在设计、艺术文化方面PK的实力。但是目前我们总的规划和设计缺乏版权保护,我们面对别人好的东西的时候,往往以最便宜的方式来去选择。找几个人画画图也就罢了。

这方面的引导性出现问题以后,我们的产品始终给人感觉档次较低。

中国科技由于长期欠缺真正的联手的打造,也就是欠缺设计师的扶持,我们所做的产品往往只能说孤芳自赏,看上去性能不错,结果变不成产品。只能有4.2%变成产品,剩下全部放在论文库。整个国家的创新意识被我们早期固有的社会拖累了。被一些思维理念给拖累了。

       对冼燃的采访从上午十点半持续到下午两点半,这是他上午分组讨论结束到下午全体闭幕会议中间的间隙,接近四个小时。记者的采访机全程没有关,因为不论是开车还是简短的午饭,我们的对话始终没有停。

      他在下车去会场的那一刻突然转身感叹,下一届政协就要换届了,如果自己没有继续担任,我很担心没有人再为设计发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